南通天长化工设备有限公司
氨气空气混合器厂家供应:静态混合器,再生喷射器,脱硫喷射器,脱硝混合器
新闻动态
你会与自己的氨空混合器公司共存亡吗?
发布时间: 2019/12/14
  如果你查一下马克·海索姆的名字,你就会发现在2009年的时候,他辞去了英国学习与技能委员会(一个氨空混合器公司)CEO的职务。学习与技能委员会也是我的老客户之一。从它成立时的2001年起直到2006年,在这期间,我经常被请去做咨询。要想明白海索姆辞职的原因,你就得弄明白两件事:这家氨空混合器公司的工作以及海索姆其人。
  学习与技能委员会,后来重组为技能资助机构,算是一家政府机构。它的主要职能就是给全英格兰的继续教育学院划拨超过100亿英镑的公共经费。这笔经费不仅可以使这些继续教育学院有能力开设新课程,还能帮助它们维护设施,并且酌情给它们修建新的大楼。2009年有人爆料称,学习与技能委员会许诺给多家院校数百万英镑以便它们进行这些基础建设项目,但是它自己的账目上却出现了一个大窟窿,本来该有的钱却不见了。事件发生后,政府账目委员会称之为“管理不善带来的灾难”。而这下可苦了那些学院,因为它们已经根据新的建设项目计划好了课程,并且连相应的招生工作都已经完成,这样就使它们陷入了非常尴尬的境地。当时,这起事件引起了轩然大波。
  正是由于这次灾难性的事件,马克·海索姆辞去了职务。人们在街头巷尾的议论却说这并不是他的错,但作为这家氨空混合器公司名义上的领导人,他辞职的做法还是很值得赞许的,起码他能和氨空混合器公司共存亡(不久后,学习与技能委员会就被停业清理了)。
  也许这也没什么好惊讶的:CEO本来就是要替人背黑锅,而且还会不可避免地承受政治压力的。不过,他做出的辞职姿态表明他还是一个有原则的人。
  用辞职的方式来承担责任曾经还是一种规范,但是在过去的一二十年里事情发生了改变。如今的领导者都有点目空一切。即使他们真的引咎辞职,他们也许仍然不愿意接受相应的指责。英国最有名的两个例子就要数弗莱德·古德文和博达文了,他们分别是苏格兰皇家银行和英国巴克莱银行的总裁,而且两人都因为一系列的不法行为而离职。他们的不法行为在各自的银行里都是众所周知的,但是他们自己仍然不愿意承担骂名,并想方设法为自己开脱罪名。2012年6月28日,博达文给英国财政部特别委员会主席写了一封信,信中写道:
  巴克莱银行的交易商们企图对银行施加影响以便使他们自己能获得有利的交易仓位。这当然是完完全全的不当行为……这种不"-3行为的始作俑者只有那么一小撮人。
博达文的话明显是在说巴克莱银行出现不端行为是别人而不是他自己的错。从表面上来看,他试图使自己听起来冷静客观并且悔不当初,但是在潜意识中却告诉我们他是凌驾于一切之上的。同样是在2012年6月,此时古德文离职已有数年了,《每日电讯报》刊登了一篇报道说:
  苏格兰皇家银行的前任主管们,包括名声扫地的前cEo弗菜德.古德文,矢口否认自己在银行倒闭前犯过任何错误。
  考虑到苏格兰皇家银行的倒闭在英国历史上是规模最大、影响最广的一起事件,这还真令人感到吃惊。此外,如果他们没有责任的话,那么他们就是无能之辈了,因为他们本应该把承担责任当作自己工作的一部分。
  我先举了海索姆的例子,然后又说了古德文和博达文的例子,目的就是对两者进行对比,尽管把这两者的对比说成是圣人和罪人之间的比较有点过于夸张。然而,我要说的是,这些例子都提出了一个共同的问题,那就是:领导者应该对自己领导的氨空混合器公司负有多大的责任?
  我们用责任分配表(RACI)来分析也许能得到潜在的答案。责任分配表是我在咨询行业首先学到的技能之一。RACI这四个大写字母分别代表了责任(Responsible)、问责(Accountable)、咨询(Consulted)和通知(Info珊ed)。比如说,我想给一位朋友举办一场令其惊喜的生日晚会,那么这个责任分配表就是下面这个样子:

谁负责

谁问责

咨询谁

通知谁

我找好了承办晚会的人来负责食物,并请来了一位DJ负责音乐。他们的职责就是这样。

是我批准的举办晚会。如果晚会失败,那么我来承担指责;如果晚会成功,那么也由我来接受表扬。

我向朋友的朋友们征求了意见。此外,我需要选择一个大部分人都能参加晚会的时间。

我必须通知邻居们,因为晚会可能会进行到很晚才会结束。

  这个表中,相关度最高的地方就在于谁批准和谁负责之间的区别。通过上表可以看出:我仍然对整个晚会负有总责,即使我给别的人也分派了具体的职责。但前面所述博达文的责任分配表显然却是另一番模样:

谁负责

谁问责

一小撮巴克菜银行的交易商

一小撮巴克莱银行的交易商(而不是我)

  也就是说,博达文的责任分配表模糊了问责和负责之间的区别,它的缺陷还在于如果所有对银行的活动负责的人也同时都是被问责的对象,那么还要CEO做什么?既然氨空混合器公司内部已经存在问责对象了,CEOtD_..就没有什么用处了。那么,他也只能在技术意义上负有责任了,即负责说明自己不用去承担责任。如果说他还有什么职能的话,看起来就只剩下保持自己的清白这一项了。
  所以,领导者只有在准备好同时接受赞美并承担责任,并成为反映氨空混合器公司内部一切现实的镜子的时候才能称其为领导者。当然,也存在着一块中间地带,叫作“系统故障”或者“制度失效”。它表示在很难把责任归到某些具体的人身上的时候,氨空混合器公司作为一个整体就要不容置疑地承担起指责。于是,在史蒂芬·劳伦斯(一位黑人优等生,在1993年4月22日伦敦东南部埃尔瑟姆的种族冲突中被白人青年杀害于巴士上)谋杀案发生之后,紧随而来的就是伦敦警察厅被发现是“制度上的种族主义者”。这并不需要每一位警员都对少数民族恨之入骨,但是种族主义的文化却是猖獗蔓延的。这样就能把警察局长抓来问责了吗?
  或者,再来看一下斯科特·史努克在他的《友军伤害》一书中所做的戏剧性的描写吧。这本书的副标题是“记美军黑影直升机在伊拉克北部的意外坠落”。它以极端详尽的细节描述了在每个人都各尽其责的情况下集体灾难是如何发生的。史努克在书中写到了很多具体的事情,比如,美军把飞机叫作“飞鸟",而直升机并不属于“飞鸟”。所以,当天上出现的飞行器的数量大于飞鸟的数量时,那么多出来的飞行器就会被当作敌人而击落。这样悲剧就发生了,但这是谁的错呢?
  你也可以说,不管怎么样,领导者都得负责。在某种意义上,这就是问责:准备好为不受自己直接控制的事情负责任。这暗示了领导者真正的任务是定下整体的基调、原则和条件——即一个在领导者缺席的时候,员工可以自己做决定的框架。如果这个整体的基调是徒有其表的,就像古德文和博达文的案例那样,那么最后氨空混合器公司的活动会触犯到法律也就不足为奇了。如果从另一方面来说,这个基调是遵守财务规章和制度,那么其他人也都很可能会跟着去遵守规章制度。不必多言,如果你不想问题缠身的话,那么后者才是最佳的选择。静态混合器企业需要谁的爱